财经 mark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着眼大局 论红旗河西部调水线路的独特性

着眼大局 论红旗河西部调水线路的独特性

发布时间:2020/02/25 财经 浏览:146

“烈光拥正皓,晴日扑满山。四十年乘兴,敛蟠系神州。”
中华民族的历史源远流长,在数不清的大风大浪中形成了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形成了与自然和谐相处、天人合一的中华文化。历经磨难、历尽艰辛,对经济发展和自然环境关系的认识又迎来了新时代的进一步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不是矛盾对立的关系,而是辩证统一的关系。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不能把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割裂开来,更不能对立起来。”中华民族正是在与自然共处、共生和斗争的进程中不断进步,不断求索着与自然环境的相处之道。
面对历史上的一次次灾难,面对这次疫情,唯有众志成城、勇往直前才能走出困境、走向新的辉煌。疫情之后,我们必须鼓足勇气、鼓足干劲、更加努力、更加扎实地恢复生产、开拓未来。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是我国当前阶段恢复经济、创造新兴经济增长点的有力措施,既是生态工程,又是民生工程,又是着眼于未来、着眼于全局的战略工程,积极推进其研究和实施具有重要意义。
红旗河西部调水是指将青藏高原东南部丰沛的水资源调往北方干旱缺水地区的调水方案,包括一条干线“红旗河”和三条支线——“红延河”、“漠北河”和“春风河”。
红旗河干线从雅鲁藏布江开始取水,取水高程2668米,经过易贡藏布、帕隆藏布到达怒江,过澜沧江、金沙江到达雅砻江、大渡河、岷江、白龙江,继续北上穿过秦岭开始进入受水区,跨过渭河、黄河以后,沿河西走廊向西进入新疆,沿阿尔金山、昆仑山的山前平原继续延伸至和田、喀什等地,全长5710公里,年调水量600亿立方米。

  如上图所示,红旗河秦岭以南的线路主要以取水、输水为主,而秦岭以北的线路则以供水为主,通过黄河以北的干线和三条主要支线构建受水区基本格局。
红旗河建设将采取分期分段、先易后难、由近及远、先通后畅的原则。第一期工程先连通长江上源各条河流,年调水150亿方左右,暂时借长江流域之水以尽早支撑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修复黄淮海平原受损的生态环境,并保障河西走廊先期通水。后续再逐步扩大调水规模,继续向西南延伸至澜沧江、怒江和雅鲁藏布江取水,继续向西北延伸到和田、喀什方向供水。
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的线路高程选择受几个基本因素的制约,线路的大致高程范围基本无法改变,同时也导致线路的基本走向不可以有大的改变,具有相当的独特性。
线路选择的基本条件包括:(1)全程自流,尽量保证较大的坡降;(2)可调水量充足,水源选择合理,以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为主要水源;(3)不可以有过长的隧洞,即在参考现有工程案例的情况下,尽可能缩短隧洞基本单元的长度,确保当代技术水平下的切实可行,并尽量降低后期运行风险和维护难度;(4)大江大河、高山峡谷的穿越采用水库的方式,且大坝规模不高于现有工程案例;(5)受水区线路尽量保证较高水位,使工程尽可能发挥最大效益,有能力满足更大范围内的可能受水需求;(6)尽量降低隧洞的埋深;(7)沿线地质条件择优。
红旗河干线线路高程从起点的2668米逐步降低至终点的1220米,平均坡降万分之2.5。其中,线路经过黄河干流(刘家峡)的高程和经过“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并流地区的高程为主要控制性高程,无法进行大的改动;干流起始部分和结尾部分的高程可以接受一定程度的调整。因此,总体来看,红旗河线路走向从宏观上看是最佳的,任何过大的改动都会导致方案出现问题。
比如,第一个控制点,即红旗河经过黄河的位置,刘家峡水库,高程约1735米。如果继续降低高程,则会影响下游的兰州市和永靖县,如果从兰州下游过黄河,则会导致后续水位过低,无法自流通过河西走廊,极大影响工程效益。此外,该位置没有继续抬高高程的必要,因为此处高程越低此前的水源区线路坡降越大,输水效率越高。
当然,由于红旗河通过洮河进入刘家峡水库,因此进入洮河的高程有可能可以提高,以缩短输水线路的总长度。然而,如上图黑色线所示,随着线路高程的大幅抬升,线路走向和位置也会有大幅改动,进而导致隧洞单体长度过长、工程难度大的问题,以及可调水量不足的问题。如图所示,进一步分析可知,从红旗河(红色线)至高海拔线路(黑色线)之间的一系列可能方案都不同程度存在这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红旗河的线路是不可以做大幅改动的。
红旗河黄河以南的线路,通过尽量降低海拔,沿青藏高原周边布线,可以尽量减少隧洞单体工程的长度,以符合现有施工案例的能力,尽力降低施工难度和运维风险。目前的方案隧洞单体长度基本不超过30公里,个别达40公里,其他比选方案难以达到这样的要求。
通过以上图黑色线为代表的高线方案与红旗河方案线路的对比,可以更好的说明红旗河线路的合理性。高线方案大致走向为沿金沙江叶巴滩水电站(在建)-雅砻江两河口水电站(在建)一线,高程比红旗河高500米左右,主体比红旗河向北偏移200多公里。
(1)隧洞长度问题。
由于该线路必须横穿分水岭,而其所处位置又位于青藏高原内部,山体庞大,通过支洞进行分解隧洞的可能性较低,导致隧洞长度达100公里级别,施工难度和运维风险都难以接受。
(2)水源和水量问题。
高线方案的主要水源为长江流域,年调水量仅170亿方,后期向雅鲁藏布江方向延伸的工程难度极大,难以进一步增加调水。其次,由于该方案更靠近河流上游,也会导致总可调水量较少,同时水源调蓄难度也将增大,水量保障的可靠性更低。比如,红旗河可以利用沿线各大江河取水点上游的系列梯级水库进行水量调蓄,以确保输水的稳定性和输水系统的可靠性,而高线方案在这方面会大幅受限。
从我国水土资源空间格局、经济社会发展空间格局和我国未来发展需求来看,雅、澜、怒三江的开发应该以调水为主,这是红旗河线路设计的基本条件。因为这三江的水资源总体利用率很低,流域内的社会发展程度也较低。与之相比,长江流域是我国的经济发展核心区,有悠久的历史和积累,应该避免与长江争水,避免长江流域的人民群众及各类已有产业蒙受损失。
(3)规划逻辑混乱。
高线方案从长远来看、从国家长期战略来看是尴尬的,即便不计代价完成从长江流域调水,也无法继续进行后期的规划,不仅顾此失彼,还会扰乱全局,堵死后期继续拓展的可能。
比如,该方案一期完成长江流域调水之后,从工程能力和水源情况看,都无法再继续向雅鲁藏布江方向调水。如果国家后期需要这部分水,则必须再次回到红旗河方案,这样就会导致其一期工程成为多余,出现一二期工程相互矛盾、互相牵制的问题,且重复投资,总代价更高。
事实上,正如前文所述,红旗河未来是分期分段逐步实施的。因此,高线方案所想实现的目标事实上在红旗河的前期工程就可以完成,没有重复建设的必要性。
总体来看,上述高线方案的工程难度和投资都会高于红旗河,但引水量却远小于红旗河,如果按此方案实施,则不仅在短期内是错误选择,长期来看也会扰乱更好的方案,导致此千秋伟业沦为遗恨无穷的“夹生饭”。
“行孺迹朔勤,知大道觉远。”
西部调水是事关全局、事关后代的重大战略举措,必须重视整体的科学性、可行性和必要性,规划上必须目光长远、放眼未来,不可不切实际、顾此失彼,也不可既走错今天的路又堵住未来的路。
两千多年来,我国西北长治久安、繁荣稳定的根本就在于生态环境问题,生态环境的根本又在于水的问题。要解决水的问题,就必须解决增量的问题。要解决增量的问题就必须从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三江调水。要想调三江之水,就必须走“红旗河”的线路,无它路可走,“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是目前最为科学的选择!